河北学生升学遇“超招”考入高职被要求改读中专

“我家孩子明明收到的是‘3+2’高职录取通知书,入学两个多月后,学校却要求他改上普通中专。”12月12日下午,河北省保定市的刘鹏(化名)拿着一份录取通知书复印件端详,不清楚哪儿出了问题。

与他有相同遭遇的学生家长超过30人,他们的孩子都是今年8月进入位于保定市的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就读,又都在两个多月后被要求从“3+2”高职改读普通中专。这些学生多为农村生源。

早在2017年,河北省招生委员会就曾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中职招生秩序,各地各学校未经省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超计划招生或擅自降分违规招收学生,并且将严厉打击和严肃处置非法招生和招生欺诈行为。

本报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该校招生负责人称,这种要求不太可能实现。她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说,为了对学生进行弥补,学校决定集中为这些孩子补课,希望通过老师和学生们的共同努力,让这些学生通过“单招”或“对口”等方式,最终考上大学。

托管机构五花八门 延时班只负责看管

他们最后选择了机电技术应用专业。今年3月23日,刘鹏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招生办公室缴了400元费用,票据上写着“报名费、书费”,另外还注明了“机电3+2”。

“没有兴趣班的时候就是两个小时延时班,兴趣班有小部分是学校老师任课,其余大部分请外聘老师,主要来自区内的活动中心或少年宫性质的相关机构,基本都是有资历有经验的。”张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对外聘请老师的时候会考虑安全和管理问题,尽量选择有资质能放心的机构或老师,“我所在的年级大部分学生在三点半离校,一部分选择继续上兴趣班,更小一部分选择继续上延时班”。

每天下午放学前,接孩子的家长们会自发地围成一圈,等待下课铃响起。凡是上课日,每个小学的校门前必然会出现这样一番热闹景象,其背后也牵扯着许多家庭的无奈。

她还告诉记者,其实每年指标都不够,每年都需要争取增加名额。

几个月后,刘鹏的孩子中考考了301分。两天后,他们收到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 目前,北京市实行全市统一的延时班方案,时间也基本统一,由全校老师轮值看管,兴趣班的活动经费和材料费都由社会活动实践费承担,不向学生收费。湖南省、河南省等多地的课后服务费用由财政补贴和家庭共同分担

近两年来,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屡屡被提及。当下,一二线城市紧张的工作节奏和较晚的下班时间,让年轻父母们对于接送小孩上下学这个问题头疼不已。尽管各类托管、培训机构应运而生,但其服务质量却不尽如人意。为此,许多学校推出了相应的课后服务。

在另一位家长提供的录取通知书复印件上,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看到,这名学生被该校计算机平面设计专业录取,录取专业后面列着“普通中专”和“高职大专”两个选项,“普通中专”已被划掉,落款是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并盖有该校招生办公室的公章。

采访中,《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课后服务在课程内容设置上存在着不足和缺陷。据部分北京家长反映,前一年学的美术是涂色,这一年还是学涂色,纯属浪费时间。还有一些家长反映称,一位老师可能要同时负责几个琴房的学生,一堂40分钟的钢琴课下来,给到每个学生的指导时间很少。因此,老师也不会太多关注教学细节,更像是孩子的陪练。

“我们是按照中考成绩从高到低选定的。”她回答。

● 近两年来,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屡屡被提及。当下,一二线城市紧张的工作节奏和较晚的下班时间,让年轻父母们对于接送小孩上下学这个问题头疼不已。尽管各类托管、培训机构应运而生,但其服务质量却不尽如人意

家长们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他们曾询问学校为什么要求这些孩子改读普通中专,标准和依据是什么,但学校未给出解释。

据了解,很多托管中心开设有主学科辅导课程,以及奥数、书法、美术、机器人编程等其他特色托管班。一位工作人员称,托管班的老师都是资深的托管老师,但对于其资质的鉴定标准,则含糊其辞。

据张丽介绍,兴趣班、延时班全凭学生自愿,学校不收费;兴趣班材料活动费用全由财政经费以社会活动实践费形式负担,延时班老师的补贴也由国家负担,但没有绩效工资,“延时班的性质主要在于看管,兴趣班也只是在课程内容外进行一定的拓展,特长培训程度不高”。

据悉,肇事的俄罗斯籍司机逃跑3小时后,向警方自首。经确认,该司机没有酒后驾驶的嫌疑,他向警方表示,自己是无照驾驶,开了朋友的车造成了事故。

● 课后服务的课程设置如何更接地气、贴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校外师资队伍是否稳定,以走班教学还是固定班级的形式开展活动,这些都是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时所面临的问题

11月14日,刘鹏接到孩子的电话,说学校要求改读普通中专。“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又气愤、又惊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120个学生是按照什么标准选定的呢?”记者问。

12月12日下午,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一位主管招生工作的负责人对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解释:“今年这事儿做得不漂亮,的确是招超了。”她说,2019年分配给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3+2”计划指标是100个,指标是河北省发改委下达的。“因为今年招超了”,经过学校努力,最终增加了20个指标。

课后服务问题突出 亟待进行规范调整

警方称,不排除有更换司机的可能性,将在车上提取指纹等委托国立科学调查研究院进行鉴定。同时,正在以俄罗斯籍司机为对象,调查准确的事故原因。

12月10日下午,《法制日报》记者在朝阳区某小学门口看到,三点半放学后,近一半的孩子会被托管中心的老师接走,而亲自来接孩子的家长则大部分都是老人。

临近放学,便有两三个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在校门口等待接孩子。《法制日报》记者询问得知,工作人员每天接完孩子,会安排他们坐大巴或者徒步到达托管机构,然后辅导他们写作业,最晚可以托管到八点半。每月托管费用在1800元到3000元不等,包含晚饭。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托管中心就位于该小学旁边,学期中有课后托管班,寒暑假还有全天班。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各地在积极探索课后服务新模式的过程中,学校课后服务内容不符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师资不足等问题较为突出。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课后班报名者寥寥无几的尴尬情况,最后无法开班。

他通过咨询了解到,这种学制下,学生需要参加转籍考试,成绩合格者转入高职,毕业后发大专文凭。在教育部门的学历证书电子注册信息中,这类学生“考生特征”一栏填写的是“三二分段”。

目前,家长们坚持要求,既然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给学生们发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就应该继续让孩子们读“3+2”高职。

另一名学生家长孟光也说,他家孩子班里有18个被录取到“3+2”高职班的学生,也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学校也没通知家长,就让孩子自己签名改了,这些孩子都是未成年人,学校这么做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据了解,北京市实行全市统一的延时班方案,时间也基本统一,由全校老师轮值看管,兴趣班的活动经费和材料费都由社会活动实践费承担,不向学生收费。《法制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湖南省、河南省等多地的课后服务费用都是由财政补贴和家庭共同分担的。

8月18日,刘鹏送孩子到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报到,缴了6800元学杂费。“当时收费的工作人员说是3年的费用,我觉得费用也不多,就一下全缴了。”

据报道,一辆轿车突然飞快驶过,先撞倒了一名在施工现场进行管控的男性后,又撞倒了另一名工人。事故造成两名中国人被送至医院后死亡。

“听上去还不错,又是公办学校,于是我才决定让孩子选择这个。”刘鹏说。他还到学校咨询过,据他回忆,一位招生工作人员告诉他,“只要孩子中考考到300分,就没问题”。

此外,还有受访老师透露,在北京曾有区县要求学生申请学校延时班时,必须出具家长双方单位证明,只要有一方家长具备接送孩子的条件,就不能申请延时班。

此次被要求改读中专的30多名学生,就分布在这4个“3+2”招生专业。

“我们的孩子都是300分以上,为什么187分的学生都能上‘3+2’高职,我们却不能呢?”孟光对记者说。

部分学生家长曾要求学校公布这批新生的中考成绩,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拒绝公开。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查询到,2019年河北省“3+2”高职录取最低控制分数线为200分,为何187分能上“3+2”高职?该校招生负责人在受访时未作解释。

今年年初,刘鹏考察了3所学校,反复斟酌后,最终确定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联合开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先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读3年,然后去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读两年,拿一个中专毕业证和一个大专毕业证。

(原题为《河北三十余名学生升学遇“超招”》)

但是,学生家长对此表示质疑。他们向记者提供了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2019级6班的一张表格,表格是学生入学军训期间,校方让学生确认信息时使用的。表格上显示了学生的中考成绩。据学生们反映,一名学生的中考成绩只有187分,但未被要求改上普通中专。

“延时班学生年级不同、班级不同,课程内容不一样,各个老师的教学要求也不一样,看延时班的老师不可能对学生进行辅导,只能负责看管”。在北京某小学担任班主任的张丽(化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对学校老师来讲,课后看管延时班其实是一种较大的负担,额外增加了教学压力和生活负担。

张丽所在的小学,关于课后三点半的安排是每周二至周五有相关托管服务,分为三点半到四点半的课外班,以及四点半到五点半的延时班,不过学生也可以选择三点半到五点半一直上延时班。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在家长们向学校缴纳的学杂费收据上,也注明了学生专业和“3+2”字样。

“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这需要家长根据自己孩子的实际需求选择合适的课后服务,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小学老师刘晨(化名)认为,对于自律且学习能力较好的学生来讲,可能学校的延时班就完全能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学生可以自行完成作业,然后根据家长的下班时间,选择在四点半或五点半离校。而对于成绩较差的学生来讲,写作业时就会遇到较大问题,但学校的延时班不会辅导作业,所以对他们来讲,可能专门辅导写作业的托管中心会比较合适。“托管中心等课后服务机构最大的问题是辅导老师的资质是否达标。”

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的招生简章介绍,这是一所始建于1958年的公立学校、河北省重点中专。该校与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合作举办的“3+2”大专直通班,学生前3年在河北省信息工程学校就读,涉及机电技术应用、计算机平面设计、计算机网络技术、市场营销(电子商务)4个专业。学生经面试后择优录取,额满为止。学生入学后,学校即与学生签订培养就业协议,保障学生全部定向安排就业。

目前,各地在积极探索课后服务新模式的过程中,学校课后服务内容不符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师资不足等问题较为突出,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课后班报名者寥寥无几的尴尬情况,最后无法开班。

此前,北京海淀区某小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课程设置如何更接地气、贴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校外师资队伍是否稳定,以走班教学还是固定班级的形式开展活动,这些都是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时所面临的问题。

北京市民张梅的孩子是该小学的学生,她将孩子送到了一个由个人开设的课后辅导班,每天辅导孩子写作业,写完作业后再通知家长接回家。“我们感觉辅导的效果很好,当初没有选择学校课后班的原因是学校老师并不给学生辅导作业,学生凑在一起只会玩闹,托管机构也是如此。”张梅说,不少受访家长都希望可以辅导孩子的功课,但大多有心无力,学校开展延时班后便积极报名,原本寄希望于能够在延时班得到老师的“加课”。

这位招生负责人介绍,今年学校向大约160名学生发出了“3+2”高职录取通知书。因此,只有120人能上“3+2”高职,其余30多人要转成普通中专。

对此,家长们并不接受。孟光说,按照学校的最新安排,就算孩子最终有机会读大专,也需要读6年,这样比“3+2”多花了一年时间,也多了一年的费用。

刘鹏对记者说,他的孩子上初中时成绩不太好,觉得考高中无望,但他又想让孩子上大学,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选择了“3+2”高职。“3+2”是指中高职三二分段制,由部分重点中专学校和高职院校经批准联合举办,学制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