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城际过往车辆停车检测人员体温

1月27日,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相关部门在福州城区前往闽侯县城的甘洪路上设卡检测车上人员体温。中新社记者 刘可耕 摄

实际上,因为地区发展不平衡,现实中仍旧有一些贫困山区,依然有一个又一个“王福”,用强大的信念、非凡的努力和锲而不舍的毅力,在努力改写着自己的命运。现在社会舆论片面的指出“寒门难出贵子”,可我也记得看过一篇关于贫困家庭孩子现状的报道,其中一个孩子说的话让我记到现在,“我可能连寒门都算不上,我们家穷得连门都没有的。但我就是要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心怀梦想,永远相信努力的意义。”现实中的“王福”们,依靠着强大的信念和对改变生活的强烈追求,突破了贫困和苦难的羁绊,披荆斩棘,努力改写着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撇开大的教育环境,撇开老杆儿,我想说说那个为了得到字典的倔强小孩儿——王福。小说中并未对王福作过多的描写,故事情节也是围绕着主人公老杆儿展开的,但是王福对学习认真、执着甚至痴迷的形象却跃然纸上,如同一束光刺破了处于弱势、逆境中人们的环境。

在《孩子王》里,描述了当时整个社会教育资源的匮乏,所以直到初三,学生也才认识几个字。而文中主人翁老杆儿是一个“明白人”,不管别人怎么教书,他的方法是回归到学习的本质,坚持鼓励学生识字,只需要一本《新华词典》就够了;坚持引导学生多去求真,把学生从笼子里解放出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从今天的角度来看,《孩子王》有其特殊的教育意义。

小说中,王福把从小学到初三认识的汉字字数——三千八百八十个字,清晰明白的记在了脑子里,认真工整的抄写到封包好的小本上。后来,他为认识更多的汉字,就把整本新华字典抄下来。他平静却坚定有力,“我要把字典抄下来。每天抄,五万字,一天抄一百,五百天”。没有彻夜痛哭者,不足以语人生;未能切身感受乡村贫困者,不足以道学习。那个时代,王福对文化的理解并不透彻,他甚至无法完全理解自己熟记的三千八百八十个汉字的意思,也难以用这些汉字组合成一篇稍长的文章,但是在那个“连高中都没有”的山区,他对文化,以原始生命力般顶礼膜拜式的追求,给我带来巨大震撼,也带来一丝丝希望。他在老杆儿布置的最后一次作业《我的父亲》中写道,虽然“父亲是一个不能讲话的人,但我懂他的意思”,“父亲说:我没有王福力气大,因为王福在识字。”在那个精神贫乏的年代,内敛的王福,对价值和尊严的坚守和自我的努力令人敬佩。朴素甚至有着笨拙,生命的张力得以完美诠释。

*李心语,南宁铁路公安局民警。

因为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一本字典在整个县里都买不到。学生王福为了得到字典和老杆儿打赌。文中写到“我和我爹,昨天晚上八点开始上山砍料,砍够了二百三十棵,抬出去几十棵,就去写作文,半夜以前写好,现在在家里放着,有知青作证。”读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一个闪着光圈的身影,他时而在白雾弥漫的山坡上吃力的伐竹,时而在破旧脏乱的茅屋里端正的抄书,为了赢得一本新华字典,晚上八点上山,跟他爹一起砍足二百三十棵竹子,再赶回家里半夜之前写好作文,认真努力的样子,让人心疼。输了之后,老杆儿看他对字典如此渴望,提议把字典送给他,他不要,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实力去名正言顺的获得这本“老师的老师”。在山野长大的王福,并未受过多少“仁义礼智信”的教育,骨子里却有着异于常人的自尊。横七竖八的竹子躺在山间,成了王福坚守内心信条的最真实写照。

王福的出场震惊了没有教学经验的老杆儿。在看到老杆儿并不怎么会教书后,失落感点燃了王福内心的小火苗,他藏怒宿怨的指出老杆儿的不足。王福不是要刻意去挑战老师的权威,或是去为难老师,而是太过于渴求知识。就暗示了这个孩子有着对自己命运觉醒的认识和与之抗争的勇气。正如他在山间懵懂而坚实的行走着,于满山白雾中寻找着世界的出口。

洛杉矶郡警察局调查人员认为,大火是在Big Lots商店旁边的一家干洗店开始的。大火严重损坏了与干洗店公用阁楼的医疗室和自助洗衣店。Big Lots与广场内一家面馆受到烟雾破坏。

早上7点36分,火势被扑灭。大约70名消防员参与了此次灭火,目前消防局还未就此次火灾造成损失进行估算。(珊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