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大战前线2》天行者崛起炸燃更新预告众英雄亮相

EA官方放出了《星球大战:前线2》的天行者崛起的更新预告,“剪辑大厂”EA保持了一贯的水准,预告片非常精致,并且电影中的新老角色一众出场。

在《星球大战:前线2》中沉浸于天行者史诗之中。受到“天行者崛起”的启发,本次更新将让玩家踏入具有异国情调的丛林星球,投身于抵抗军与第一秩序之间发生的命运之战。

即便如此,求购京牌者仍然不少,新政实施后更有人对此趋之若鹜。

在京工作的刘丽2012年成为一名外地车主。由于没有京牌,就上了天津牌照。多年来,她和老公两人一起参加摇号,眼看着摇号从一个月一次缩减成两个月一次,比例从百比一涨到了千比一,即使摇号概率涨到了5倍,却依然没能摇中。“我们也习惯了,身边很多人摇了七八年都没中,大家都开玩笑说摇号就跟买彩票一样。”

本次更新将于2019年12月17日开始(北美时间,北京时间顺延8小时)。玩家可以扮演西斯士兵,或使用带有喷气背包的士兵来天降火雨等等。

11月底,小陈干脆把车子开回了老家。“没办法了,想在北京正常开车,只能搞一张京牌了。”

这些外地车主中,不少是小陈这样的上班族。据他描述,上个月以来,他身边的车主有人把车转卖,有人抱团取暖互相搭乘,还有人把目光投向黑市里的“京牌交易”。

由于新政按年计算次数,外地车还能正常开到年底。然而,这也就意味着,像小陈这样的“刚需”者要在年底前解决用车问题。

提起外地车的不便,刘丽也深有体会。“有时候忘记办证,或者证过期了,又赶上急事儿,就只能硬着头皮上路。”她笑称,运气不好就会被执勤的交警拦下来,扣分、罚钱,每年都要经历几次。

无奈之下,刘丽去年租了个京牌。

“京牌交易”的背后,是很多人对小客车指标求而不得的无奈。

▲12月5日,车牌中介向暗访的记者介绍“假结婚”过户指标的价格为14万多元。新京报记者 马玉佳 摄

一番思想斗争后,小陈60岁的母亲“主动请缨”。“都是为了我,没办法的办法。”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人欲通过“结婚过户”购买京牌。多名中介告诉记者,自北京实施外地车限行政策开始,市场上就出现了此类“京牌交易”,近年来,京牌在黑市里的价格也随着政策收紧而不断上涨,“5年来至少翻了一倍。”

消息在圈子里传开。他身边开外地车的朋友有人把车卖了,改乘地铁公交,还有人打听租牌的消息。

来京一年后,小陈买了车,由于没有摇号资格,只好上了个老家的车牌。

▲12月6日,车牌中介向记者出示的“指标配合结婚过户协议”,称据此可保证车牌买卖双方利益。 新京报记者 马玉佳 摄

另外《星球大战:前线2》庆典版现已推出,游戏将包括所有之前与未来的免费DLC。

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交易手段。随着新政实施,“京牌”黑市打得火热,不少中介开价不菲,喊着“名额有限”的口号吸引买家。

刘丽的担忧不无道理。东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刘迎迎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京牌租赁产生的纠纷案早有先例,“标主和车牌使用者双方都要承担连带责任,一旦发生重大事故,租赁者会面临不必要的损失。”

外地车进京一年只有84天

30出头的小陈眼看要操办婚事,他若想获得京牌,就要付出有一次婚史的代价。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星球大战:前线2专区

北京交通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北京市机动车的保有量621万辆(其中小客车519万辆),外地牌汽车约100万辆。

咨询时,几乎每个京牌中介都能拿出几十本转让合同,电话忙个不停。近日,新京报记者在一家车管所看到,门口办理车牌变更的队伍排出几十米,很多都是办理“结婚过户”的车主,中介陪在一旁。

北京实行外地车办理进京证的政策后,刘丽就得每周前往白庙检查站办证。“每周五晚上去,站里乌泱泱都是外地车,要排两个小时的队。时间久了,队伍里还出现一些黄牛,专门收费替人排队。”刘丽每次都选择凌晨12点赶过去,这样进京证期限就能往后顺延一天,自己也能多开一天。

指标递减,意味着摇号难度增大。2018年6月,中签难度达2031:1,2018年底为2280:1,2019年2月,这个数字变成2367:1,而到了今年10月,难度增加到2679:1。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常年穿行大兴区的小陈,碰到急事儿也会在禁行时段开车,为了躲避处罚,他把马路上的探头和哨卡摸个门儿清,往往能顺利“通关”,但一条条紧张的消息让他不敢再“拼运气”了。

群里有人建议,每辆车一年能开84天,三四辆车轮着开就能满足需求,可以互相搭个顺风车。“群里没人赞同也没人反对,也没有更好的建议,还有人只好去坐地铁公交上班。”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家离公司十几公里,外地车牌早晚高峰城区限行,小陈只好每天早早赶去公司,入夜时再开车回家,这种做法在外地车的圈子里很常见,“就像是开黑车,天没亮就走,天黑了再回,见不着白天的。”几年下来,除了按时去办理进京证外,他觉得还算顺当。

“家人比较传统,担心我还没结婚就变二婚了,影响找对象。”纠结时,中介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你父母来办。”按照中介的说法,父母一方出面去跟标主办假结婚,京牌直接过户到老人名下,不影响小陈使用。中介提醒说,现在政策紧,有些假结婚的被车管所发现了,车牌就不给过户,但是他可以靠自己的关系保证一路畅通。

中介推荐了一位50多岁的男标主,小陈揣着顾虑,带着中介和男标主回了老家。“当天就在我们那的民政局办了结婚证,几天后,我们就去北京车管所了。”小陈告诉记者,去车管所变更时,中介也跟着一起,工作人员果真没有“故意刁难”,直接就办手续了。出了车管所大门,他就把尾款转给了中介。

去年6月开始,小陈有了顾虑。

新政如约而至。到了今年11月份,他发现身边开外地车的人少了,小区里有些外地车一停好几天,都蒙了一层灰。有朋友提醒说,“最近大兴这边查外地车严了,监控探头都加装了不少。”

一名中介坦言,假结婚是市场上的通行手段,“京牌是刚需,男女老少都有办的,钻个法律空子。”他告诉记者,他的一名女客户因为在哺乳期办不了离婚手续,干脆让自己还未结婚的妹妹出面办手续,让父母出面的也不在少数。

也就是说,政策实施后,外地车一年进京的天数将只有84天,约四分之三的时间都被限行。经营一家贸易公司的小陈对开车有很强的依赖,不仅仅是“来京办事”这么简单。

小陈心里的石头还是没有放下。车牌变更后,男标主却一直未处理原来的车辆,导致他暂时无法使用车牌。“虽然都签了协议,但是车牌还没用,婚也还没离,还是有点担心。”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涉及京牌交易的诈骗及纠纷案不乏先例,铤而走险背后隐患重重。

他在网上看到很多有同样困惑的网友,交流几天后觉得,最便捷的还是“结婚过户”。加了几个京牌交流群后,很快中介就找过来,“假结婚,一二十天过户车牌,十五六万的价格,行情基本都是这样。”

2018年6月15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发布《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加强对外地牌照客车的进京管理。该《通告》的主要思路是“保障短期来京办事,管控本地化长期使用”。通告提到,今年11月1日开始,外地车办理进京证将限制到每年12次,每次期限7天。

为了正常通勤,小陈决定通过“假结婚”买一张车牌,“伦理上,钱财上都很难承受,但是没有办法。”

跟家人商量后,他决定买车牌。这是他和朋友常常聊起的话题,不新鲜,但未知的风险也让他担忧。

住在燕郊的刘亮平时开着一辆河北车去北京上班,他告诉记者,小区有十分之一的车是外地车牌,大多是往来京郊的通勤车。新政实施后,外地车主们组织了聊天群,开始商量对策。“都是普通的上班族,买京牌有风险,价格也难以承受,只能自寻出路。”

“一年租金一万,还要时刻担心别出车祸,生怕跟标主承担连带责任,搞不好就吃官司。”朋友的遭遇加剧了她对租牌的担忧,“朋友花7万租了个京牌,协议使用20年,去年她想退租,却联系不上标主了。退不掉也带不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交通部门数据显示,随着北京市汽车保有量的递增,至少从2015年开始,北京市就已经开始减少小客车指标数。2018年北京市小客车指标数量由2017年的15万减少至10万,其中新能源指标保持6万,燃油车指标由9万个减少至4万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