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湖北!好未来设立1亿元抗击疫情专项基金

1月26日报道

与时间赛跑,生的力量不断积聚。53岁的老吴曾是一名重症患者,一度与死神擦肩而过,经过医护人员数十天抢救已脱离危险。“医院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珍惜这次生命的来之不易。”他还说,不要为这个病感到恐慌,要相信人的意志力。

第二例患者于某某,男,45岁,保定涿州市人。患者于1月19日与朋友(已确诊患者)一起到厦门旅行,1月26日返回涿州,未在武汉及周边停留,未到过传染病流行地区。1月31日前出现发热,2月2日出现咳嗽,收住于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2月7日因疑似新冠肺炎转入保定市人民医院,2月9日确诊。经综合治疗后,患者体温持续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集时间间隔大于24小时)。解除隔离出院。

2019年12月,武汉一些医疗机构陆续发现不明原因导致的肺炎诊断案例。随着农历春节的临近,频繁的人员流动进一步加剧了疫情的扩散,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相似症状。

隔离了城市,但隔离不了生的力量。

五分钟,是大脑对缺氧耐受的最长时间,也是心跳呼吸骤停患者抢救的黄金时间。身边的人如能第一时间进行院前急救心肺复苏,将为患者赢得一线生机。说到院前急救不得不提AED(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又被称作“救命神器”,是一种能够抢救心脏骤停患者的简易设备。去年,协和医生在东单用AED抢救市民的事件被点赞。

卫生部门还将对相关单位人员进行培训,帮助其掌握AED使用与相关急救知识。

除了解决“怎么救”的问题,还应考虑到如何让公众敢于施救。据媒体报道,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正式实施,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该条也被称作“好人法”,从法律层面保护施救者。熊辉认为,这一规定应该让更多人知晓,以打消救人反被追责的担忧。

第六例患者阮某某,女性,73岁,保定市人。1月22日其二女儿由郑州归来一起居住,1月24日阮某某出现发热、咳嗽、咳痰,经自行口服药物9天后症状未缓,遂就诊于保定市第二医院。2月8日因疑似新冠肺炎转入保定市人民医院,2月10日确诊。经综合治疗后,患者体温持续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集时间间隔大于24小时)。解除隔离出院。

昨日,北京会议中心,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熊辉在演示如何进行心肺复苏。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快递小哥运送紧急物资、专业教师开展心理援助、理发师为医护人员免费剪发……“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武汉变回原来的样子。”这是沈子龙的心愿,也是化身斗士的武汉人共同的心愿。

朱敏提交了“关于加强中小学生急救知识普及工作”的提案。她指出,目前北京市中小学通过急救讲座、活动展览等形式普及急救知识,取得一定成效。但总体来说,中小学校急救知识技能培训仍处于无固定课程、无系统内容、无固定教师的“三无”状态。而发达国家早已将急救课程分阶段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公众急救参与度是我国的10倍,成功率也大大增加。

第五例患者胡某某,男性,55岁,居住保定涿州市。否认去过武汉,于1月23日与确诊患者王某某有密切接触史。1月30日在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接受医学隔离观察,2月7日因疑似新冠肺炎转入保定市人民医院,2月9日确诊。经综合治疗,患者体温持续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集时间间隔大于24小时)。解除隔离出院。

十天时间,考验的不只是建筑技术,更是危难前中国人的韧劲和凝聚力。外媒感叹,一些发达国家可能十年都建不完一座火车站,而中国仅用十天修建了一座医院。

“AED在我国的普及主要存在三个现实问题,一是AED配置不足、二是急救知识普及度不高、三是施救者权益缺乏法律保护。”北京市人大代表孟令悦建议,通过立法推动AED的规范化布设,加大普及力度并对特定人群进行强制培训,同时,完善立法保护施救者的权益,并在适当情况下通过奖励机制鼓励更多人参与到施救中来。

来自妇联界别的委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全科医疗科主任王以新建议,让院前急救科普、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从小学开始学习相关健康、急救知识,中学、大学以急救技能的培训为主,让国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在真正意义上成为现实。

“我们研究逐步增加AED。由各个单位负责配置,多大面积配多少台,也会有具体规定。”该负责人称,将来每个地铁站均要设置AED。

朱敏建议,将急救课程纳入中小学健康课程体系,并编写符合中小学各年龄特点、认知规律的急救教程。分年龄段统一教材和课程标准,保障急救课程质量和实效性。通过丰富的课内外模拟体验活动培养学生对急重症疾病的感性认识以及AED等常见急救设备的使用能力。

为此,多名委员建议让急救知识走进校园和社区。

“北京市对于健身房等运动场馆,心脏骤停的高发地点,并没有建议或要求配备AED装置的规定。现在去健身房等运动场馆锻炼身体是许多人的日常习惯,人们在剧烈运动时,全身耗氧量增加、交感神经兴奋、机体出汗和脱水导致体内电解质浓度发生变化,如果此时锻炼者的心脏再有异常,就极易发生心脏骤停,导致运动猝死。

生的力量源于自强不息,风刀霜剑只能逼迫“抗疫者”的斗志。“我感染了不要紧,但我的医护人员不能感染。”丁念已经在一线连续奋战28天,作为武汉中医医院汉阳院区呼吸科的负责人,他总是把能用上的最好的物资留给同事。“看到患者一天天变好,同事没有被感染,我很受鼓舞,对战胜疾病也更有信心。”

来自少数民族界别的委员、阜外医院主任医师敖虎山统计发现,我国每十秒钟就有一人因为心血管疾病猝死,但由于公众对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的欠缺,这些患者错失最后的机会。

第四例患者张某某,女,81岁,保定市人,其子于1月17日乘火车从上海返回保定,于1月31日乘火车从保定回上海。患者2月8日出现发热,2月9日入住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2月10日因疑似新冠肺炎转入保定市人民医院,2月11日确诊。经综合治疗后,患者体温持续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集时间间隔大于24小时)。解除隔离出院。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参加过北京小汤山抗击“非典”的南方医疗队队员在“请战书”上按下鲜红的手印。“17年后的今天,当全国人民正面对病毒的肆虐,作为一支有丰富经验、战胜过‘非典’的英雄集体,我们更是责无旁贷!”

委员建议让院前急救科普、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

不久前“江苏监考教师猝死考场,学生无一人发现”的新闻让来自教育界别的委员、北京二十一世纪幼儿园总园长朱敏颇受触动,“令人震惊和心痛之余也折射出青少年急救常识匮乏、安全意识缺失、自救互救能力相对较弱的现状”。

相关部门应进行论证,对健身房等运动场馆,建议或要求配备AED装置,同时组织场馆工作人员进行相关的急救培训,并且持证上岗。” ——北京市政协委员、中日友好医院疼痛科主任樊碧发

这一模糊地带将得到确认。近日,市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召开了公共交通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工作推进会,试图加快解决火车站、地铁站、交通枢纽等公共交通场所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施设备配置问题。北京市财政局、市交通委、市红十字会、中国铁路北京局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地铁运营有限公司等有关部门参加。

2019年9月20日,恭王府游客接待中心配备了AED急救设备。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除了增配设备,这些AED也会纳入信息系统,和急救调度中心同步,该举措能够方便分析不同场所AED的使用频率,还能起到迅速呼叫的效果:“哪个点位使用AED了,救护车马上就来。”

这是一个生的季节。地处中国中部的荆楚大地,同样将迎接春光沐浴。

截至2月3日24时,湖北省已治愈出院396例。生的力量正在抵抗病毒的滋长。在武汉的春日里,相信能摘下口罩一起看樱花盛开,看汉江长流。(完)

立春,风和日暖,万物生长。

生的力量离不开阳光雨露,凛冽寒风抵挡不住“逆行者”的步伐。截至2日,共有国家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科学院以及29个省区市和军队的68支医疗队、8310名医疗队员支援湖北——不计报酬,无论生死,我愿意为你,挡在疫情之前!

那么,市民如何获悉AED的点位?据称,将来,AED位置将在首都之窗网站的相关服务地图上标注,面向公众公开。

普及AED的同时应加强心肺复苏流程教育

十天时间,中国建起“火神山”。从除夕夜吹响“集结号”,这座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床位的集中收治医院牵动各界关心。来自各地的4000余工人放弃春节团聚迅速集结,广东的建材企业无偿提供建筑材料,南京的医疗仪器制造商发来医用设备,四川的蔬菜基地为工地采购一车车蔬菜……

保定市人民医院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李福建称,为及时、准确救治病人,该院发挥集体智慧、团队力量,专家准确研判,一线医护人员护理、心理干预到位,严格把控用药窗口期,最大限度发挥中西药的治疗作用,减少不良反应,增加营养支持,提升患者自身免疫力,依托远程查房,落实“一人一时一方一法”中医措施,使病人得以较快痊愈出院。(完)

在国外,公共场所如市政府大厅等广泛设置AED,且普及率高,政府对普通市民、中小学生会开展操作培训。在国内,近年来AED也进入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在意外事件中发挥作用。

去年,北京地铁2号线一名男性乘客心脏病突发,虽有地铁工作人员、急救人员抢救,仍未能救回,而记者没有在地铁站内找到AED。

AED点位将在首都之窗网站公开

“另一个问题是,虽然急救免责相关法规已出台,但公众认知度不高,很多人拿着急救设备不敢用,担心担责,我们要让更多人知道,救人是不用担责的,也希望救人反被起诉的情况不要再发生。”孟令悦说,除了完善立法保护抢救实施者权益,对抢救实施者予以免责保护,也建议设立相关奖励机制,在适当的情况下奖励抢救实施者,鼓励培养全民主动的互助意识。

熊辉介绍,AED自动体外除颤仪,在业内也被视作“傻瓜机”,AED在患者出现心源性猝死时可以用于急救、且非专业人员在培训后也可以掌握和使用,因此也被称作救命神器,被上升到比较高的地位。

保定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在患者病房进行护理。张微微 摄

这是一种此前从未在人体中发现过的冠状病毒毒株。2020年1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

在春的到来前,万物都要经历冬的考验。对于武汉而言,这个冬日显得更为寒冷。

来自医药卫生界别的委员、北京世纪坛医院急诊科主任王真说,我国心肺复苏成功率仅有1%—2%,发达国家可以达到40%甚至50%,“原因之一就是大家不会救”。

不过,熊辉提醒,并不是配备了AED就万事大吉。“AED只是心源性猝死心肺复苏中的一个环节。使用之后,还要进行胸外按压。”他介绍,在普及AED的同时,更应该对公众进行基础心肺复苏流程的教育。熊辉所在的北大医院曾走进学校,向学生进行急救技能普及,记者了解到,北京市急救中心也会对地铁工作人员等开展培训。他认为,除了知识普及,还应增加实操机会,让公众真正能够上手操作。

一、捐赠给武汉市慈善总会2000万元,用于采购医疗物资抗击疫情,以及保障一线医护人员的健康。截至26日中午,2000万元现金已捐出。

北京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北京今年将发力推进AED的普及。“在相关条例中,提出公共场所要配备急救设备设施,但是一直以来,没有解决谁来配置的问题。”

第三例患者余某某,男性,48岁,保定涿州市人。1月22日于河南淅川县到湖北省大冶市探亲,居住3天后一家三口自驾车从湖北老家来涿州。1月25日晚出现发热,就诊于保定市第二中心医院,2月3日因疑似新冠肺炎转入保定市人民医院。经综合治疗后,患者体温持续正常3天以上,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连续两次呼吸道病原核酸检测阴性(采集时间间隔大于24小时)。解除隔离出院。

“目前国内公共场所AED配置现状数量不足,北京等城市的AED配置水平虽然领先于其他城市,但由于急救知识的缺乏,在一些配有AED的场所,这一‘救命神器’也沦为摆设。”孟令悦说,以北京的机场为例,首都机场3个航站楼共安装AED69台,大兴国际机场安装有40台,但这些AED的标识和指示均不明显,公众知晓率低。

在农历大年初一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今日,好未来在各级党委政府坚强领导下,全力以赴配合支持各地教育部门部署”停课不停学”工作。为此,好未来教育集团决定设立1亿元抗击疫情专项基金,具体措施如下:

二、8000万元用于教育专项,最大程度帮助湖北及全国疫情地区的孩子们“停课不停学”。包括为湖北全省和全国其他疫区中小学免费提供直播平台和技术支持、为湖北全省和全国其他疫区线下培训机构提供线上直播授课解决方案、为湖北全省和全国其他疫区不能正常开学的学生推出校内同步免费直播课等方案。

2019年5月6日,北京西站地区的“AED智能急救站”。 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他也建议,对警察等特殊行业从业人员、社区街道工作人员、公共场所服务人员等加强必备的急救知识培训,要求健身场馆、游泳馆等运动场所的工作人员、教练、救生员等必须掌握使用AED的知识。

“想救不敢救”怕担责 委员建议立法减轻施救者负担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是杜云常说的一句话。疫情期间不少武汉市民都有了一个新的角色——志愿者。从1月25日起,武汉多家医院和社区连续八天都收到沈子龙送来的热饭。沈子龙是本地餐饮从业者,他将三家门店用于过年的食材做成饭菜捐赠给一线人员。从家人、朋友到同行,沈子龙的“送餐援助群”不断扩大。2月1日60多万元人民币的食材耗尽后,更多餐饮企业前来“接力”。

此外,针对AED标识不明显的问题,他认为,应在仪器上增加中文标识和适用症状的中文说明,设置更加醒目的位置信息和指引提示,让群众在慌乱的情况下,能在抢救黄金4分钟内迅速找到AED。

“AED的操作方法是很简单的,目前使用的仪器上也有相对应的图片和音频教学,即便是专业的AED培训,约4个小时就能完成并掌握使用。” 孟令悦说,可以拍摄制作急救的宣传视频,在机场及飞机、地铁列车、公交屏幕上滚动播放,使公众通过平时的认知学会AED的使用方法。

其建议,在立法层面推动出台AED急救设备的强制性布设规范,将AED优先投放在地铁、机场、学校、火车站等人口流动量大的公共场所,并立法明确布设的标准、距离、数量等。除了布设固定AED,也可以在公安、城管、消防等特殊行业的机动车辆配备急救设备。“建议政府加大财政投入,制定相关的激励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参与完善公共急救设施AED的配置。”孟令悦说。

新京报讯 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昨日开幕。今年,院前急救问题被不少代表委员所关注,市人大代表孟令悦建议,通过立法推动AED的规范化布设,通过奖励机制鼓励更多人参与施救。市人大代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急诊科副主任熊辉提出,应该加大心肺复苏与“好人法”的普及,让公众知道怎么救、并敢于施救。

本次“两会”上,院前急救、AED配置成为了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两位人大代表建议推动布设AED、加大急救培训力度。据悉,北京今年将增加公共场所AED数量,地铁站均要安装AED。多名委员建议,通过急救知识和急救设备普及等措施,加强院前急救,为猝死患者赢得急救黄金时间,并通过立法减轻施救者“想救不敢救”的后顾之忧。

冲锋在一线的还有社区工作人员。与病毒近距离接触的同时,他们更需要负责特殊时期居民的衣食住行。芳草社区的杜云曾有过医护经历,便成了居民求医问诊的“家庭医生”,除了张贴宣传通告、发放防疫用品、检查消杀情况,她还亲自奔赴多地采购口罩、消毒水、蔬菜,逐一安慰发热病人,让芳草社区成为“防疫战”中的“一片芳草”。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应设置更醒目的提示 在抢救黄金4分钟内迅速找到

“旌旗十万斩病魔”。2月2日8架空军运输机抵达武汉,中国军队抽组医护人员承担火神山医院医疗救治任务。队员马凌抵达后说,请全国人民放心,在疫情面前,中国人民解放军誓死不退。

加快解决公共交通场所AED设备配置

1月23日,离汉通道关闭。隔离一座九省通衢、人口超千万的城市,在人类历史和城市发展史上前所未有。

去年上半年,新京报记者探访北京地铁、繁华商圈、体育馆、景点、高校共25个人流密集场所,发现仅9个场所配备有AED,其中地铁站均未发现安装AED,且市民对AED的知晓率也十分低。

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有委员提到,目前公众对心肺复苏等急救知识欠缺,建议加强院前急救科普,让急救知识进学校、进社区,将急救培训纳入志愿者社区服务活动内容,从小学开始学习相关健康、急救知识,中学、大学以急救技能的培训为主,让国民的急救技能普及在真正意义上成为现实。

同时,针对一些疫区的学校春季不能正常开学的情况,学而思网校从全国动员数百位老师,于2月10日起推出从周一到周五与校内时间同步的全年级各学科免费直播课和自学课。学而思网校将于2月1日(正月初八)开始进行全天试运行授课,有预习和复习需求的中小学生也可开始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