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电话打不进+无车可派+病人无医院可送武汉120如何运转

面对疫情,有一群人虽不在救治第一线,但往往是第一个“接触”到患者的人。他们就是急救中心的调度员。

在疫情的巨大冲击之下,武汉市急救中心的120急救专线,曾一度面临电话打不进来,急救车无车可派,接到的病人无医院可送等紧急局面。如今,这里的情况怎么样?

记者:急救车不够用到什么程度?

2020年的H1B(临时工作签证)抽签将有重大改变。新政策的抽签顺序是雇主先抽,在3月1日到20日中签者再提交申请材料,上交美国移民局审核。如此一来,雇主只需要先注册并填写基本信息,就有资格为申请人抽签H-1B,申请的人数可能只增不减。但是如果雇主并没有提前注册,就无法参加抽签了。电子注册系统运行后,H1B申请人可以先抽签,抽中之后再准备和提交材料,这样可能会为申请人省下一笔高昂的律师费。

1月22日,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武汉市急救中心的调度员周婵和同事告别了假日,进入紧张的工作状态。

但其他疾病患者也不能放弃

关于EB5投资移民法案的新规定,也针对投资门槛做出了重大改变。一般地区的最低投资金额,由以前的100万美元,提高为180万美元;目标就业区TEA的投资门槛,也从原本的50万美元,提高到90万美元。而且如今不再是州政府,而是由国土安全部来决定目标就业区TEA,收紧目标就业区认证定义和权限,保留优先日等。

然而,对急救车上的司机、医生、护士、担架员们来说,一天下来,只能趁着这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消毒时间休息。尽管心疼、体谅疲劳的同事们,但周婵明白,病人等不了。

记者:你体谅他们的累吗?

记者:什么是最重的?

综合以上种种,陈文表示,除了在政策提案上的改变,另外还有许多动作中可以明显看出,整体移民政策日益紧缩。第一,处理案件时间加长,原本三个月就可以面谈的案件,现在有可能等待一年以上时间。第二,是频繁更改申请表格,以前三到五年才更新表格,近年来几个月就更改表格的情形,民众在申请时要注意表格是不是最新的。第三是,增加补件概率、要求和内容等等,多元化的要求和难度都有别于以往。第四项,调涨申请手续费。(卢淑君)

高峰期每天接听超15000人次

周婵:体谅,但病人等不了。如果真让我急了,我对他们挺狠的。

周婵:给我判断最重的。

记者:最高峰时,有多少个电话等着接入?

周婵:可能我不派车去,他下一秒就没有呼吸了。

一天工作12小时 压力巨大集体失眠

由于武汉实行交通管制,私家车和出租车基本停运,运送病人只能通过120急救车。

周婵:急。我只要进到调度大厅,就会不自主地说话快、吃饭快、走路快。

记者:时间在这个职业里意味着什么?

大量其他科室改为发热门诊

每天面对大量电话,负责接警的周婵心里很急。每次送完患者之后,急救车一小时的消毒时间,她都觉得等不及。

周婵:当然心疼,因为他们基本是在用消毒时间休息。

周婵:我们的车上有消毒灯,时间到了灯才会熄。

为了病人却只能“狠起来”

周婵:我跟他差不多。我下完夜班,该睡觉的时间我没睡着,第二天又要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精神压力非常大。以前我们思考的都是万一怎样,可现在出现的状况全都是万一的情况。

武汉市急救中心原有57台急救车辆。尽管通过加班加点,提高效率,每天有效转送病人从300车次增加到了700车次,但这仍然无法满足危急病人的用车需求。调度员面临着无车可派的情况。

记者:你会不会心疼救护车上的同事?你接电话心里着急,他们是累啊。

虽然这个改变可以减少美国移民局的工作量,利于各类签证申请人更快地拿到签证。但陈文表示,这个改变会造成前期作业的困扰。通常律师手头不会只有单一案件,中签到送件时间太仓促。所以她提醒参加抽签的民众,一定要提前将所有文件整理好,要求雇主配合。特别是大公司提交文件的程序上,两个月是非常紧张的。

为了争分夺秒抢救危急病人,他们一天工作12小时。高强度的工作和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周婵出现了耳痛耳鸣、下肢浮肿、记忆力下降等病症。

在接警过程中,让周婵感到不好处理的,还有大量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求助。现阶段,担负抗击疫情任务的医院,基本都将其他科室的门诊变更成了发热门诊,这导致了其他门类疾病诊治能力不足。

另外一个政策改变,是通过参军进入入籍快速通道。近两年,许多年轻人选择跳过绿卡申请进入直接入籍通道。但陈文表示,在她协助办理的案件中,移民局政策也已经开始紧缩。

周婵:那种必须要派车的病患,我没有车可以派,车全部派光了。

在一次接警中,周婵得知一名低烧的心脏病患者找不到可以医治的医院。

周婵:一天下来感觉就虚脱了,晚上做梦全都是电话的声音。我们的一位同事,工作1天睡不到1个小时。虽然他在家里待着,但他没睡着,就是着急。

周婵:最好应该是一个小时,但我根本等不了。十分钟我都等不了。

记者:谁需要,谁更需要,谁迫切需要……面对这些,你就得做出取舍,你给谁?

无车可派 调度员时刻面临取舍难题

平时,武汉市120急救专线的接听量,是平均每天2000人次。疫情发生后,电话接听量急剧增加,高峰期每天接听电话超过15000人次,是平时的七八倍。为了多接听电话,周婵和同事们不得不尽量缩短通话时间。